地面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面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秘薛宝钗选秀绝色美女薛宝钗为何会落选秀女

发布时间:2021-01-07 12:46:45 阅读: 来源:地面砖厂家

探秘薛宝钗选秀:绝色美女薛宝钗为何会落选秀女

《红楼梦》写宝钗,有一些没有写出来的文字,那就是宝钗参加的皇宫选秀。那么,就说一下这些文字吧,把那些作者没写出来的内容捋一下。由于是没写出来的内容,不可能完全按作者的意思来说了,只能是根据一些线索说一个大概。

宝钗进京的目的

宝钗为什么要进京呢?先要看一下这个事情。

宝钗进京的内容在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里,书中是这样写的:“当下言不着雨村。且说那买了英莲打死冯渊的薛公子,【甲戌侧批:本是立意写此,却不肯特起头绪,故意设出“乱判”一段戏文,其中穿插,至此却淡淡写来。】亦系金陵人氏,本是书香继世之家。只是如今这薛公子幼年丧父,寡母又怜他是个独根孤种,未免溺爱纵容,遂至老大无成,且家中有百万之富,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这薛公子学名薛蟠,表字文龙,五岁上就性情奢侈,言语傲慢。虽也上过学,不过略识几字,【甲戌侧批:这句加于老兄,却是实写。】终日惟有斗鸡走马,游山玩水而已。虽是皇商,一应经济世事,全然不知,不过赖祖父之旧情分,户部挂虚名,支领钱粮,其余事体,自有伙计老家人等措办。寡母王氏乃现任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之妹,与荣国府贾政的夫人王氏,是一母所生的姊妹,今年方四十上下年纪,只有薛蟠一子。还有一女,比薛蟠小两岁,乳名宝钗,生得 肌骨 莹润,举止娴雅。【甲戌侧批:写宝钗只如此,更妙!】当日有他父亲在日,酷爱此女,令其读书识字,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甲戌侧批:又只如此写来,更妙!】自父亲死后,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他便不以书字为事,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好为母亲分忧解劳。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甲戌侧批:一段称功颂德,千古小说中所无。】二则自薛蟠父亲死后,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总管、伙计人等,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便趁时拐骗起来,京都中几处生意,渐亦消耗。薛蟠素闻得都中乃第一繁华之地,正思一游,便趁此机会,一为送妹待选,二为望亲,三因亲自入部销算旧帐,再计新支,——实则为游览上国风光之意。因此早已打点下行装细软,以及馈送亲友各色土物人情等类,正择日一定起身,不想偏遇见了拐子重卖英莲。薛蟠见英莲生得不俗,【甲戌侧批:阿呆兄亦知不俗,英莲人品可知矣。】立意买他,又遇冯家来夺人,因恃强喝令手下豪奴将冯渊打死。他便将家中事务一一的嘱托了族中人并几个老家人,他便带了母妹竟自起身长行去了。人命官司一事,他竟视为儿戏,自为花上几个臭钱,没有不了的。【甲戌侧批:是极!人谓薛蟠为呆,余则谓是大彻悟。】”

这一段文字交代了有关的宝钗多方面内容,可以先列出几点:一是宝钗进京的目的就是“待选”,皇宫有这样的制度,向“仕宦名家之女”选妃嫔,陪侍,才人,赞善等。二是交代了薛家背景,薛家为皇商,“现领着内帑钱粮,采办杂料”。三是说明了宝钗身世,宝钗父亲已死,薛妈是寡妇。四是交代了薛家与贾家的关系,薛妈姓王,与宝玉的母亲王夫人是亲姐妹。这几点内容对了解宝钗选秀之事很重要,后面会分析到。

这里先要强调的是,宝钗进京的一个最大的目的,就是参加皇宫选秀。

可是奇怪的是,书中以后的内容再也不写宝钗选秀的事,那么,宝钗参加选秀了没有呢?

宝钗选秀的过程

可以明确,宝钗进京后,参加了选秀。首先,参加选秀是必须的,是皇宫的一项必须执行的制度,不是自愿的。查一下资料,就明白清朝时的这一制度,八旗仕宦之家没人敢不去参加。二是薛家的意愿也让宝钗参加了这一活动,薛家进京的最大目的就是送宝钗选秀。这是薛家的一大政治投资,一旦宝钗能进入皇宫,便有机会充实薛家的实力。进宫最成功的例子便是元春,元春当时已在宫中,虽还不是贵妃级别,但贾家从中获利不少。这个不一定是经济上的直接获利,而更多的是名望势力上获利。

宝钗面对选秀,是什么态度呢?宝钗听从母言,积极参与了选秀活动。皇宫深似海,有人不愿意进去,但更多的人是愿意去的,宝钗便是愿意去的其中一个。为此,薛家进行了力所能及的活动,最积极的活动便是争取贾家相助。

薛家进京,为选住处有一次争论,薛蟠想一家人自住,但薛姨妈不肯,非要住到贾府里去。住到贾府最大的好处就是争取贾府在选秀这事上帮一下忙。薛家入住贾府之前,贾府已经帮了薛家一个大忙,那就是让贾雨村解决了薛蟠的人命案。薛家知道,贾府还能帮选秀的忙,因为贾家女儿元春就在宫中,多少能帮上一些的。

贾家帮不帮呢?贾家是帮的。两家是亲戚,一荣俱荣,最重要的是,薛家能拿出相应的银子来。于是,看在亲戚和银子的关系上,贾家把这事传给了元春。真正能起作用的其实就是元春了,她就在宫中,能熟知操作这事的是她。

这在书中是有暗示的。后来元春省亲,再次见到了宝钗,只是宝钗此时已经参加完了选秀,结果也已出来,宝钗落选了。元春想着这么一个好女孩,进不了宫,也得再找个好归宿,想着让宝钗嫁了宝玉,也是不错的,于是回宫后,在书中的二十八回里,特别送了宝钗和宝玉两人相同礼物,表明要为两人做媒。二十八回“蒋玉菡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相应内容如下:

“宝玉并未理论,因问起昨日可有什么事情。袭人便回说:“二奶奶打发人叫了红玉去了。他原要等你来的,我想什么要紧,我就作了主,打发他去了。”宝玉道:“很是。我已知道了,不必等我罢了。”袭人又道:“昨儿贵妃打发夏太监出来,送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叫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叫珍大爷领着众位爷们跪香拜佛呢。还有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说着命小丫头子来,将昨日所赐之物取了出来,只见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宝玉见了,喜不自胜,问“别人的也都是这个?”袭人道:“老太太的多着一个香如意,一个玛瑙枕。太太、老爷、姨太太的只多着一个如意。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甲戌侧批:金姑玉郎是这样写法。】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别人都没了。大奶奶、二奶奶他两个是每人两匹纱,两匹罗,两个香袋,两个锭子药。”宝玉听了,笑道:“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袭人道:“昨儿拿出来,都是一份一份的写着签子,怎么就错了!你的是在老太太屋里的,我去拿了来了。老太太说了,明儿叫你一个五更天进去谢恩呢。”宝玉道:“自然要走一趟。”说着便叫紫绡来:“拿了这个到林姑娘那里去,就说是昨儿我得的,爱什么留下什么。”紫绡答应了,拿了去,不一时回来说:“林姑娘说了,昨儿也得了,二爷留着罢。”

宝玉听说,便命人收了。刚洗了脸出来,要往贾母那里请安去,只见林黛玉顶头来了。宝玉赶上去笑道:“我的东西叫你拣,你怎么不拣?”林黛玉昨日所恼宝玉的心事早又丢开,又顾今日的事了,因说道:“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甲戌侧批:自道本是绛珠草也。】宝玉听他提出“金玉”二字来,不觉心动疑猜,便说道:“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林黛玉听他这话,便知他心里动了疑,忙又笑道:“好没意思,白白的说什么誓?管你什么金什么玉的呢!”宝玉道:“我心里的事也难对你说,日后自然明白。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林黛玉道:“你也不用说誓,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宝玉道:“那是你多心,我再不的。”林黛玉道:“昨儿宝丫头不替你圆谎,为什么问着我呢?那要是我,你又不知怎么样了。”

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着头过去了,到了王夫人那里,坐了一回,然后到了贾母这边,只见宝玉在这里呢。【甲戌侧批:宝钗往王夫人处去,故宝玉先在贾母处,一丝不乱。】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甲戌侧批:此处表明以后二宝文章,宜换眼看。】所以总远着宝玉。【甲戌眉批:峰峦全露,又用烟云截断,好文字。】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幸亏宝玉被一个林黛玉缠绵住了,心心念念只记挂着林黛玉,并不理论这事。此刻忽见宝玉笑问道:“宝姐姐,我瞧瞧你的红麝串子?”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他,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的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暗暗想道:“这个膀子要长在林妹妹身上,或者还得摸一摸,偏生长在他身上。”正是恨没福得摸,忽然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甲戌侧批:太白所谓“清水出芙蓉”。】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甲戌侧批:忘情,非呆也。】宝钗褪了串子来递与他也忘了接。宝钗见他怔了,自己倒不好意思的,丢下串子,回身才要走,只见林黛玉蹬着门槛子,嘴里咬着手帕子笑呢。宝钗道:“你又禁不得风吹,怎么又站在那风口里?”林黛玉笑道:“何曾不是在屋里的。只因听见天上一声叫唤,出来瞧了瞧,原来是个呆雁。”薛宝钗道:“呆雁在那里呢?我也瞧一瞧。”林黛玉道:“我才出来,他就‘忒儿’一声飞了。”口里说着,将手里的帕子一甩,向宝玉脸上甩来。宝玉不防,正打在眼上,“嗳哟”了一声。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

从元春做媒看出,元春是很看重宝钗的,她认为这样好的女孩配得上宝玉。从这里可以推知,元春在帮宝钗进宫的事上,是真花了一通心思的,以至于元春早已非常了解宝钗,不然不会做出为两人做媒的决定的。

如果宝钗只是住进了贾府,而元春却住在深宫,两人并不能见面,元春是很难深入了解宝钗的。只有在选秀这事上,宝钗进宫面试,元春在面试时见到了宝钗,才能更好地了解宝钗。而且,宝钗可能在选秀的过程中,走得比较远,至少应该能进入复试的环节。这让元春有了更多的机会了解到了宝钗的性格和为人。

书中还有其它的一些暗写宝钗的选秀的内容,比如第二十七回的回目就是“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直接把宝钗称为“杨妃”,意指宝钗一心要进宫为妃了。后面黛玉她们开宝钗的玩笑,也说宝钗是杨妃,体胖怕热。

只是,宝钗失败了,她没能在选秀中胜出,进不了宫。

宝钗选秀失败的原因

宝钗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元春都非常看重,她怎么就选不上呢?

宝钗的性格是符合宫中的要求的,她的思想,性格都是当时的典范,文静优雅识大体,有母仪天下之态。但是,她还是进不了宫,原因有很多,某一个原因可能不足以让宝钗止步,但多个原因加在一起,宝钗就进不了宫了。

首先是元春能帮的忙是有限的。元春不是万能的,她此时在宫中不过才人之类,同她一样身份的还有很多。元春只能起很小的作用,她不可能在选秀的事上有多少话语权,即使是能花钱去打点,也打点不了那么多。

第二个是宝钗的身材有点胖。选秀表面上说不是看姑娘长得美不美,主要是看姑娘有没有德,言行是不是符合皇宫要求。但是,谁知道呢,姑娘的身材只怕也是有要求的,只是不明说,是暗规则。如果有两个人,她们的德行看起来差不多,要选一个,很难说不选长得美的。但这里又不能说宝钗长得不美,因为书中对宝钗的描写表明她是美的,而是说她这种胖身材有可能不符合宫中的要求。

第三点是宝钗的生活习惯可能也不符合宫中要求。宝钗一生穿着朴素,用度简单,不喜华丽。书中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写宝钗的内容如下:

“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这里写宝钗的穿着“半新不旧”,在皇宫以外的人家来说,是很好的节约的生活习惯,但对于皇宫,这样的习惯未必是好的,穿成这样,怎么见人呢?让别人穿什么呢?后文还写到宝钗的房间“雪洞一般”,什么摆设都没有,都是写宝钗的朴素。宝钗家也是有钱的,只是她就这样,不重物质,只重品德。只是,这样朴素的生活态度未必符合宫中要求。

第四个原因是最重要的一个了,那就是宝钗的出身不够好,门弟不够高。薛家虽为四大家族之一,但其在四大家族的门弟里可能是最低的一个了。从书中介绍感觉到,薛家只是有钱,“不过懒祖父之旧情分”,并不是出身高层的贵族。而宫中最看重的,恰恰是贵族身份。这是一个致命的不足,而且不是人力可以补救的。

第五个最不能让宫中放心的是,宝钗父亲已死。在男权社会里,父亲太重要了,是一个家庭的标志。没了父亲会让人担心家教不好,会失去正统的家庭教育,这样的孩子不知道会干出什么离经背道的事出来。说得更严重一点,都不知道是从哪来的野孩子。这个有可能是宝钗最后政审不过关的重要原因。

第六,有可能是宫外之人根本就不明白的其他原因……

总之,不管什么原因,通通已不重要了。宝钗进不了宫,她的人生计划要进行调整。于是,宝黛钗三人,开始了她们的人生戏路。

贵阳白癜风医院

新疆白内障医院

呼和浩特疱疹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