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面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掺尿牛奶可不可能谁说了算

发布时间:2020-07-13 14:38:08 阅读: 来源:地面砖厂家

就近日网曝某乳企的牛奶中含有牛尿一事,中国乳协理事长宋昆冈说,他个人认为此事不可能发生。他认为,加入牛尿的牛奶很难通过乳品厂的检验,并且,目前乳品企业支付奶价是根据牛奶中所含的干物质量综合考虑的,所以加牛尿的行为在经济上得不到什么好处。(5月26日新华网)

某乳企的牛奶中到底有没有加入牛尿?面对网友的曝光与质疑,专家且慢凭想像断言“不可能发生”,要知道被曝光的问题食品往往都是掺杂使假的,食品造假已经没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

“牛奶含牛尿” 谁来释疑?

虽然宋昆冈贵为中国乳协理事长,但他有关“加牛尿的行为在经济上得不到什么好处”的言论却让人不敢“恭维”。因为有太多太多的“前车之鉴”,而其中,最典型的是某专家就地沟油发表的类似言论:“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成本相当高,高过普通食用油,因此不合算,亏本的买卖没人做,所以根本没有地沟油。”

地沟油生产“食用油”的成本到底合不合算,多地“地沟食用油”泛滥并被查处的新闻已用事实回击了这位专家的“一叶障目”。无疑,奸商们用地沟油生产“食用油”的工艺成熟而又成本低廉。

毋庸置疑,能成为专家,理事长,学识见解肯定比普通人高。只是,一个人的知识见解再高,相对于浩瀚的知识海洋与无穷无尽的事物来说,还是有限的很。何况,中国奸商善于圆滑变通,在假冒伪劣上更是“聪明绝顶”,许多现象如果要用正统的知识或正常的情况来解释,估计永远都解释不通。

因此,基于中国的特殊国情,任何一种看似不可能的现象都不能轻易否定,在假冒伪劣上更应如此。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宋昆冈不经过认真调查,只凭个人的主观认为,就轻易的下结论说什么“加入牛尿的牛奶很难通过乳品厂的检验”,“加牛尿的行为在经济上得不到什么好处”,恐让人难以信服。

而且,宋大理事还须知,劣质或有毒牛奶能通过乳品厂的检验有时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良心问题,三聚氰胺不就在检验时畅通无阻吗?

行业协会一般是监督企业和维护消费者利益的,但在中国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企业一旦被质疑,行业协会必定会跳出来为企业辩护说好话。之所以有此怪现象,在于“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湖南新闻网只要百度一下就可知,“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虽然名头大,但其性质还是类似于“牙防组”的,靠收取企业会费与推荐产品评奖来生存的,每个乳企每年至少要向乳协缴4000元会费,推荐产品或评奖则更多。

所以,根据“利益回避原则”,牛奶中到底含不含有牛尿,中国乳协说了不算。如果要让民众相信牛奶中不可能会放牛尿,就应该请权威的质量监督部门来调查,来说话。(四川在线/叶建明)

“掺尿牛奶”:不可能还是皆有可能

就在前几日奶粉市场还忿忿于中国消费者媚外不爱国的时候,蒙牛疑似“掺尿牛奶”事件为这种诘责给出了合理注脚。蒙牛说冤枉,乳协说荒唐,支撑的说法大致两层意思:一是程序机械化,两道关卡铜墙铁壁,牛尿想要蒙混过关,这个基本很难;二是经济上不合算,原奶按质论价,牛尿不含脂肪等干物质,加了也得不到什么好处。

尽管都希望这是一则不攻自破的谣言,也希望阴影不断的国产乳业能真正洗心革面,但以理性逻辑而言,这些辩词似乎并不足以自证清白。专家信誓旦旦所谓“绝无可能”之事,时有轻飘飘兑现为可能的现实。

譬如地沟油事件初始,专家就铁齿断定其“绝无可能回流餐桌”,说是因为提炼难度大、成本高,完全是赔本的买卖——结果呢?地沟油行业的技术含量远超专家预想,反倒是检测技术迟滞到今日仍未曾明晰。至于赌输在周老虎事件上的专家学者、咬定房价“绝无松动可能”的协会部员,更是如过江之鲫。

怀疑是舆论监督的基本品质,而怀疑一切又会给公共生活滋生无妄风险。蒙牛或乳协的解释或有道理,但这个“道理”需要建立在两个前提之上:一是企业自律蔚然成风,不会拿百年字号说谎;二是监管程序基本天衣无缝,杜绝了作奸犯科的可能。这两点,起码于当下的市场经济生态而言,还是较为遥远的梦幻。

当年的三鹿,论起民族情感不比蒙牛差,在三聚氰胺事件上,一样折戟沉沙。所谓“自律”的信仰,不过是任其自肥与自利的空间。加之“康菲”、“沃尔玛”等彪悍的风习,结结实实让中国消费者意识到:天上从不会轻易掉下“企业社会责任”,没有严苛的监管与罚单,行善积德的好孩子迟早也会鱼肉乡里。

至于监管的水平,5月24日《新快报》一则消息可谓例证:日前,广东佛山一家年产酱油8万多箱的某大型调味公司,被发现使用易致癌的工业盐水代替食用盐,该厂家被发现购入工业盐水达760多吨。

可怕的是这不是小作坊的小打小闹尖锐湿疣可以治愈么,而是“年产酱油8万多箱”的某大型调味企业的行业秘密——更令人咋舌的是,官方的正规通报中,只有“某食品公司”、“其单位”、“该厂”等说法。肇事主角“但闻楼梯响”、一直未露面,难道曝光致癌酱油也要“为假者讳”?如此监管,比真相更让人心寒。

当此语境之下,“掺尿牛奶”事件在公众逻辑中究竟是“不可能”还是“皆有可能”?真要回答好这个问题,空口无凭,还是让更公开透明的真相,坐实虚假的谣言或不堪的历史吧。(中国网)

保山订做西装

北海工服设计

潍坊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