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面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山水画家徐龙森在传统的回响中破局文体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4 17:36:16 阅读: 来源:地面砖厂家

徐龙森,中国当代山水画画家。1956年生于中国上海,作品以宏大的尺度和精微的笔墨著称,复兴了山水画的重要品质--雄浑恣肆、磊落旷达。1984年以石雕作品《遥远》参加第六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2002年参展第一届高山流水展。此外多次到国外开画展,获得很高评价。

专访徐龙森前,只听说他是目前为止“到过玉林的中国当代山水绘画成就最高的艺术家”,其余的信息,都是来自网上搜到的各大媒体的报道。隔天下午,记者在他下榻的凤林国际大酒店,见到了其本人。

黑色盘扣唐装,老式黑框眼镜,光头,高挑清瘦,徐龙森的形象与网上的照片一样,艺术风范和儒雅气质显露无遗,而开口寒暄的当儿,陌生感无由地一扫而光。艺术家的房间也和常人一样杂乱,不同的是,开水架上摆了一两份近日的《玉林晚报》,置物柜里一溜儿摆满了易拉罐装的德国黑啤和外国红酒;还有,床边多了一盏落地灯和一个绘画架,桌上有墨、毛笔和一摞看上去刚搁笔不久的作品。

他的朋友说,他习惯到哪都要作画,入住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给房间安一盏更亮的灯以便画画,当然,少不了作画的“伴侣”:酒。

经纪人徐龙森:为了理想,辉煌时果决谢幕

背景:10多年前,提起徐龙森,人们想到的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在上海茂名路那家中国最早画廊之一——东海堂的主人。在当时很多媒体的报道中,徐龙森除了是一个成功的经纪人之外,还是一个眼光老辣的收藏家。在他的家中,挂满了目前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潘玉良、常玉、关紫兰等民国时期艺术家的经典之作。

记者:2004年正是文化经纪在中国炙手可热的时期,您却突然宣布关闭东海堂,一个人到北京当起了北漂画家,留给外界各种揣测和遗憾。您这个决定为什么这么决然和果断?

徐龙森:哈哈,是很决然和果断,因为我是摩羯座嘛。

“做一个画家,是我从小立下的一生终极梦想。”呷一口红酒,徐龙森的脸色凝重起来,他说,虽然那时东海堂正经营得蒸蒸日上,然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快50岁了,如果再不全身心画画,实现自小的这个梦想,就真的来不及了。“我的确走得很决断,然而今天我发现我这个决断非常正确,人最大的弱点是什么?在我看,是患得患失。”徐龙森说,人生很多时候,不到你规划得那么完美,当你决定了自己的志向,即使中间绕了弯路,也要勇敢地在某个时候回到那条路去,并且一直坚定地走下去。

记者:玉林本土画家陈彩功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成功地走出玉林,做了自己的经纪人。然而玉林的文化经纪从10年前直到现在,却一直在起步阶段,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徐龙森:陈彩功的画很好的。至于文化经纪,我觉得首先要把自己的作品和学问做好,这是关键。

徐龙森到过玉林三次,前两次算是路过,这次是正式逗留。他喜欢都峤山,喜欢吃玉林的鸡,“北京的鸡都没玉林的好吃!”“那是,玉林是全国的三黄鸡之乡呀。”“对,做经纪就像吃鸡一样,首先你的鸡品质好了,做得好吃了,还愁卖不动吗?”

画家徐龙森:山水是我一生唯一的信仰

背景:徐龙森一个人到北京后租住在索家村,一日三餐以简单的面食打发,所有的时间都在潜心研画。2008年,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做到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了,很多看过他画作的人也都以“天才”加以赞誉。然而一天,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李小山来看了他的画对他说:“你画得固然很好,但我看不到背后的东西。”徐龙森恍然大悟,他明白自己的作品缺少了精神性,从那时起,他开始大量阅读古籍。2009年,徐龙森第一个海外个展“山不厌高山水画展”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法院举办,引起轰动。

记者:您当时潜心研画,把一切束缚你、影响你的不利因素完全放弃,包括亲情。这算不算是一种“自我囚禁”?作为一个艺术家,是不是非得这么特立独行才能成就艺术?有没有中间路线可走?

徐龙森:算,这就是一种自我囚禁。一个艺术家,尤其是一个天才艺术家,会以一种超越视觉的“自性”去感受世界,他若不疯狂,如何给世人提供和开启第六扇窗?

记者:感觉您在个人艺术创作路上走得比较恣意,你认为作品背后的精神性指的是什么?如何凝练和取得?

徐龙森:我觉得那是一种个人诉求,是作者历史观、艺术观和价值观的总和。

“山水是我内心唯一的信仰。”徐龙森说,中国山水画是艺术家人格理想的象征和文化精神的表达,而为了拥有这一份“精神性”,为了这一份厚重的历史观的凝练,他常年阅读大量历代山水古籍经典,每天至少一万字过目,目识心摩,在认识上直追山水画精神的本源,而他在创作时,超越传统山水画已有的各种法则,对不断程式化的山水传统进行“破局”,同时朝向新的山水精神“开局”,营造一种“天人合一”精神皈依的整体情境。

“唯有以自己的方式确认自己的旅途,我们的内在才会丰厚。”徐龙森说,因此他作画是主观为己,客观为人。

记者:您的意思是,首先要充实、丰厚自我,然后自我确认?

徐龙森:对,自我确认很重要,你在无数个“圆”当中不断寻找、放弃、确认自我的定位,让自己丰富起来,同时保有一颗平常心,这让你能学会更多欣赏。当你是如此丰富,却可以与世界没有一点关联,但又因为你的“没关联”,让你在别人眼中更加丰富。

记者:您的话有点禅味。那您在创作当中会是一种什么状态?

徐龙森:佛学中有个词叫“自性”,道教中叫“混沌”,我就像这样,画画时并不知道要画成什么样,画后才知道。

“我并不预先设定自己要画什么。”徐龙森笑说,他有时就是很随意地边喝小酒边作画。他还打趣说,其实爱情和艺术都是一回事,你不能预先设定,也说不清道不明你喜欢对方什么,能条条理理说出来的都是有掂量的。艺术也一样,最好拿笔时控制不住,笔下才活、才出彩。

[面团人]徐龙森:艺术教育应以发挥天性为主

背景:徐龙森家里小时候很穷,一次大哥带他到朵云轩,他看到那里有人在画扇面,有人在刻章,艺术的种子就这么无由又深刻地,通过孩童明亮无邪的眼睛植进了他的心底。1973年徐龙森作为第一批学生进入上海工艺美术学校。1976年他参加工作第一次领了工资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花2元买一张上海博物馆的门票,自此后近20年时间里,他每周都坚持去一次。

1977年恢复高考时,英语和数理化成绩都不理想的徐龙森清楚自己与大学无缘,但他一直没忘记自己要做艺术家的理想,工作之余坚持学习素描、雕刻、书法等。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他和两位画家朋友合伙买了上海郊区的三幢房子,为了筹房款,两位朋友作画,他来卖,命运把他推到了“经纪人”的位置,也使他为后来的东海堂打下了基础。

记者:没有受过高等美术院校的正规教育,您觉得遗憾吗?假如您有受过,那么您到今天所走的路会有不同吗?您的艺术观、价值观也会有所不同吗?

徐龙森:到今天,对于我没有进入过高等院校,我只想说两个字:庆幸。这让我始终保持着一种“面团”的状态,而没有被“模具”压成“月饼”。

记者:对于有艺术天分的小孩,你觉得该怎样引导?“面团”和“月饼”之间的尺寸该如何把握?在框架和自由之间,什么样的尺度才是一个最能激发艺术创作的状态?

徐龙森:我不大认同师传徒的方式,师傅让怎么画,徒弟就怎么画,而艺术并不是这样,它不是一种模式,而是一种精神状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说法在艺术上是不成立的,艺术家不是劳模,不会因为勤劳、热爱就会有所成就。袁枚论诗,谓之“才、力、识、胆”,攀登艺术高峰的人,才华是第一位的,才华是1,其余是0,有了前面这个实数1,后面的0才越多越好。

“我觉得发挥孩子的天性,让他任意发挥很重要。”徐龙森说,他的儿子现在也学画,他私下跟儿子的老师沟通说,你只要给他学画的环境就可以了,不用教他太多。徐龙森强调说,人一定要尽早确立自己的理想,哪怕这个理想很模糊,就像黑夜大海中的一艘船,不断移动的过程,就是从迷茫到清醒的过程。他在给大儿子成年礼的信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不在乎你什么时候找到你自己,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大志,要做一番事业,哪怕到底做什么一直也不知道。男人50岁找到自己的目标都不算晚,因为之前所有走过的路都没有白走。”

潍坊职业装

滨州定做西服

青岛制做工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