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地面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失忆的少年消失在哪里[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53:56 阅读: 来源:地面砖厂家

<一>

慕夕晨,那个属于我们薰衣草的约定,我如约来了。

来到这所我们曾约定好七年后相遇的学校,慕夕晨,我到了,你呢?

夏日的午后,头顶着太阳,让人感到闷热,沐夏,拿着转学批准书,拖着行李箱,走在学校的树荫下,放松身体感受一下这个学校的美!终于到了,慕夕晨,七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那个属于我们薰衣草的约定,你是否还记得。

在这条校园小道上徘徊了好久,沐夏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一个路痴,不认得去女生公寓的路,走什么捷径嘛,想着想着,便走向那边在休息椅上的少年。

"请问,女生公寓,怎么走"?

少年抬起头看着她,许久,然后紧张的回答,"啊——-嗯,我可以带你去!"对于这个少年的热心,沐夏有些哑然,午后的阳光穿透树叶,映在他的脸颊上,显得格外苍白,但又带一种说不出的清秀,有一种美。

本以为刚要说一声谢谢,就在下一秒,沐夏,有一点发懵了,因为少年起身的那一瞬间,毫无征兆的就晕在她的肩上。

那日少年终是没能按照原来的说法,带沐夏去女生公寓,在救护车声中,他被带走了。

第二天,沐夏终于知道,那个体弱的少年,叫慕安凉,家境富裕,头脑聪明伶俐,却独独身负一种病,怎么也治不好,本来是不允许上学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执意要上这所高中,这次晕倒,据说是心脏病突发·········

沐夏翻看着书,怎么也静不下来,脑袋里突然发现,慕安凉那一张很清秀的脸,精致的五官!夕晨,你知道吗?这所学校有一个叫慕安凉的男孩和你一样清秀的脸,精致的五官,他执意要来这里不顾一切,哪怕是他的生命。就像当初你为我跑到薰衣草园里去为我寻找最大的一株,尽管那些薰衣草都是一样的,但你依然那样的倔强而不顾一切。

再一次见到慕安凉,是在一个星期后,还是那样的午后,刚下了一场小雨,阳光正好,空气中满是泥土的芬芳,沐夏站在汐晨面前,很激动像一个孩子似的,她讲小时候那座小城的郊区有一片很大的,熏衣草园,哪里还有那年的约定。汐晨轻轻捏住她的手说;'“沐夏,宣城已经没有薰衣草了。”沐夏,踮起脚尖,摘下一片树叶覆在唇上,点在汐晨的额头。

汐晨,是我来这个学校认识的,他的名字却让我想起慕夕晨,这让我与他无话可说,我们成为好朋友。那个与我有过誓言的男孩,我在这个学校却找不到他的身影。

我找的是夕晨!"然后脸上露出了红晕。

慕安凉就在这个时候出现,那么的不合时机,却又有着千丝万缕,他漫步走来,修长的手臂上扎满了针眼,是那样醒目,脸上挂满了苍白,神情复杂的看了汐晨一眼后,嘴角很勉强的笑“我路过,我不是故意打扰你们的,抱歉。”就在慕安凉转身离开前,沐夏拉住他的手对上他那惊异的脸"安凉,我们可以做朋友的,对吗?"

<二>

沐夏,搬进儿时住的小区,因为这里有儿时她和他的幸福和回忆,这里有汐晨和慕安凉。

初秋到了,天气渐渐的转冷,慕安凉也不再轻易的犯病,沐夏在十一国庆那天,拉着汐晨和安凉去儿时的河流钓鱼。秋是凄凉的,迎面吹来树叶枯萎独特气味,还有林间鸟的叫声和偶尔飞过的大雁。

汐晨把慕安凉安顿在树荫下坐好,还很细心地放上一块不知从哪找来的泡沫薄板,沐夏便把汐晨的外套披在他的肩上,又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他的大腿上,将他保护的一丝不露后,才牵起汐晨的手去挖蚯蚓。

沐夏一直不知道,现在的小河,弯道上草地下是深深的泥潭,就在汐晨大叫"小心"的时候,滑向了水中。沐夏在最后瞬间看到了汐晨惊慌失措的脸和慕安凉飞奔的身影,像一头矫健的豹,迷糊中,她听见急促的呼吸,望见了慕安凉了惨白的脸,在水中吐泡泡,而手却抓着她的身体,另一只手用力的划,她想要挣脱,却像生了根似的。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过度的污水吸入了肺部,引起了肺炎。汐晨守在身边和她十指紧扣,头发有些凌乱,眼眶微肿,见沐夏睁开眼,便把脸深埋在沐夏的手中,低声呜咽!"沐夏,对不起我不会游泳,才会那样迟疑,对不起,我好怕你在也不会醒来。那样我也会死的,真的。'沐夏愣愣的看着他颤抖的双手,微微的笑笑:"你怎么长大了就忘了呢?"一股咸咸的血腥一下钻进了嘴里。

下午五点在沐夏的要求下,汐晨终于用轮椅推着他到慕安凉的病房前,透过窗外,看着他那惨白的脸,沐夏感觉自己的心在痛。护士说只能十分钟,看着他那张苍白清秀的脸埋在那氧气罩下,修长的手臂上满是针,本来苍白的脸庞似乎融入到了被子里。,唯一证明他还活着的,就是那根还起伏的生命线,一下子泪就漫了上来。妈妈走了,她不哭,离婚了,她也不哭,爸爸另娶,她不哭继母的排斥,她也不哭。而现在,眼泪却怎么也止不住,慕安凉,这个情你让我怎么还········

<三>

从那天起,慕安凉已经两个月没有上学了,不是他不愿意,而是***妈死也不肯再让他冒一点点险。关起来,谁都不见,用自己的方式来维护着唯一的亲人。

十月二十四日,慕安凉的生日,沐夏接到邀请,带着水晶苹果和汐晨去他家,出乎意料的是***妈没有在家出门了,慕安凉在接过礼物的时候,开心的像个小孩子,他神秘的说要偷溜出门,干件大事。

沐夏,拉住他的手说'安凉,你的情我偿不了了,所以我不能就这样看着你去冒险。

屋子一下安静下来,慕安凉把水晶苹果进口袋,背对着他们,似乎有许多的不舍和不甘,"沐夏,汐晨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医生说我活不过二十的,我要抓紧了,真的,我的生命已经到了边缘了,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沐夏拉着汐晨的手蹲了下来,将头埋进臂弯,哽咽说;是上次为了救我对不对·········;他笑笑转身靠在墙上,我的日子自从十二年前就已经开始倒计时了,下不下水已经无所谓了,救你就当是我人生中做的最后一件善事。

自从那年我知道,我能存在的时间连别人的一半都到不了的时候,我就一直任性的活着,我认为是这个世界,欠我的,但只从我遇见你们以后,我就不觉得了,真的!死,对我来说太近,近得我都麻木了,但最近我突然害怕起来。我突然舍不得这个世界了·······舍不得妈妈,舍不得你和汐晨,但是你们知道吗?我没资格害怕了,你们今晚陪我好不!陪我做我一直想做的事,让我在最后的时间里放肆一次,好不好?这样,就算我不能活过二十至少,也要让我体会到青春的张扬与奔放"。

那晚慕安凉终是赢了,我们在高桥上唱歌,唱阿信的《离歌》唱家驹的《真的爱你》唱到嗓子哑了的时候,搬一箱纯生和几包烟,爬上那座曾经长满了薰衣草的小山坡,然后在微凉的风中,大口大口的喝酒,醉倒。

头疼到睡不着时,就躺在草地上,一起看月亮,数星星。

沐夏说"童年的宣城,很多很多的薰衣草,那透出的芳香让人迷醉,说那时的夕晨带着她下河捉鱼,去采薰衣草,说那时我就是新娘,而他是新郎。说到爸爸外遇和妈妈离婚,整个家碎了。她和夕晨在薰衣草旁许下约定,拉钩说,七年以后回来,一起上高中,沐夏说自己以前叫沐晴天是爸爸另娶以后自己私自改名叫沐夏,她不希望爸爸许给妈妈的诺言在自己身上见证背叛!她的身上只有慕夕晨的诺言,可是夕晨,她一直追着夕晨,却从不问为什么叫沐夏,又为什么只有一个来?未了,搂着汐晨哭。

慕安凉,把烟灭了,也说自己的故事,说自己有一个梦,一个要带进棺材的梦,还很严肃的说,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很爷们的喝酒,抽烟和泡妞。他说等一会要给妈妈打个电话,让她叫救护车,自己暂时还不能走,妈妈会接受不了的。

慕安凉翻身到他们中间,没有一丝罪恶感的压着他们的手臂问'你们知道,为什么我妈会这样放纵我吗?因为我说,如果她不顺着我,明天我就不如她的愿活下去,你们说可笑不可笑,慕安凉却哭了,无论我妈顺不顺我,我却注定顺不了她?

汐晨侧身从沐夏身后将他们一起抱在怀里,背对着月光,沐夏见他一脸的晶莹。

<四>

最后的急救电话是沐夏打的,慕妈妈哭着跑来的时候,慕安凉还在急救,已经发了病危通知书,沐夏瞪着眼睛,看医生在慕安凉身上插满管子,电极在他的胸口落下,再弹起。但生命线还是平缓,慕妈妈站在门边,看着手机上的留言'妈妈对不起,我顺不了你的心愿了·····,但我现在很开心,谢谢你"!

死神最终没能完全带走完整的慕安凉,他一直睡着,医生说还有思想,有感觉,那便好了,至少手是暖的,握着安心,沐夏每天来看他一次,问的是同样的问题"安凉你的那个梦是什么,告诉我好不好?"

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圣诞过后的第二天,雪花纷飞,汐晨拿着一盒巧克力,放在沐夏的手里,举着情侣戒说"沐夏,我们的关系可以改变吗?"沐夏接过巧克力转身向医院走去,白色的雪,铺满一地,像是在为谁哭泣。沐夏不知道,不知道,汐晨的伤和无奈,更不知道慕安凉的痛和不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沐夏的脑袋里不再只有汐晨了?沐夏剥了一颗巧克力放在慕安凉的手里:安凉你的礼物,作为交换,你该说我你的那个梦好吗?慕妈妈削了一个苹果给她,沐夏接过一口一口的咬,看着慕安凉的样子,吃什么都发现很苦涩。

在慕妈妈的惊叫声中,慕安凉,睁开眼将手里的巧克力放在嘴里咀嚼,眼泪划过什么话都哽咽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医生跑来检查时,脸色很是凝重,慕安凉突然变得激动,把输液管全部拔了出来,他喊妈妈,喊沐夏,他说不去,双手倔强的拉着妈妈和沐夏,最后还是被生生的拉出去,电极落下生命线还是平稳的,什么的都无济于事,最后只能公布死讯的时候。沐夏一下子软了下来,终于明白为什么,刚刚慕安凉是那样的激动疯狂,原来生命到了终点,自己真的能够预知。

<五>

还剩三天就2012年了,也就是你二十岁了,可你最终还是没有能熬过去这三天,沐夏把最后三天的日历撕到2012年一月一日放在慕俺俩身边,然后重新把白布盖好,安凉今天你二十了哦眼泪却不争气的往下流,你看我这些年的眼泪都为你流了。

在慕安凉的葬礼上,沐夏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围着水晶棺木,一遍一遍的走,听着大人们的惋惜和感叹,脑袋里空白一片,慕安凉还是那么略显清秀而苍白的脸,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手里的水晶苹果发出炫目的光芒,沐夏隔着棺吻着他的嘴唇,流着泪说:你看,你现在多帅。

吃过晚饭,汐晨还有事先走了,慕妈妈,从房间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沐夏说:这是安凉最后交我交给你的,沐夏并没有急着打开来看,而是陪着慕妈妈烧纸,边流泪边说,臭小子,你不是说过,要顺着我吗?

沐夏把一叠纸丢进火里,看它燃烧,迎着红红的火光,她靠在慕妈妈的肩上说:伯母安凉说他一直想喝酒抽烟,泡妞,现在能实现了。你知道吗?那些插在他身上的针很疼·······

慕妈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相片丢进火里照片上"夕晨"两个字妈妈的化开时,换了名还是挽回不了你的命,你走了留下我一个人。

慕妈妈说以前的安凉多么的爱笑,后来他爸爸过世以后,是死于遗传性心脏病,他就变的沉闷,在断定自己逃不掉后,然后自己听道士的话把名字改了,从此以后叫慕安凉,而不是慕夕晨。

泪水在也忍不住,沐夏死死盯着灵位后的照片,失声痛哭。

<六>

对不起,沐夏我叫洛汐晨······三年前搬来这里,只为在这里和你相遇,我并不是那个和你在薰衣草旁种下约定的那个夕晨。沐夏慕夕晨去了,但还有洛汐晨陪你,你能答应我吗?汐晨,'我要先回家去看爸爸~~~~~~~~再见。

最后在得知慕安凉就是慕夕晨时,她明白她和洛汐晨没有后来,因为洛汐晨不是慕夕晨替代不了他,替代不了他给的约定和诺言。

当许多年后再次来到宣城,来到我们当初见面的地方来到相遇的那条街时,已经找不出曾经的幸福,找不出那个拿着蛋糕哄着一个小女孩以后当他新娘的那个小男孩。抚摸着手上的戒指,那是那晚回到家中沐夏打开那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封信一枚戒指相片和几束薰衣草,把它带在手上,夕晨,现在的我是你的新娘了。

信里说;沐夏,当初我们在薰衣草园里许下的诺言,我从十二岁时我就知道我今生都对你实现不了,而你却也不能成为我的新娘。

当我看见你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很激动,因为你来了,可当我看到你和汐晨时,我明白了,我也不甘心,因为我不能给你幸福,只能让他替我给你幸福,遗憾的是我不能见到你成为我的新娘,对不起,沐夏,薰衣草旁的约定和诺言我无法实现了。

在你家搬家以后,我们约定好七年以后一起上高中,但在之后我发现我遗传了我父亲的病症。想要寻找你告诉你不要在想着那个诺言,但人海茫茫,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那天一个道士路过我家门前他说,让我把名字改了,那样以后即使你见着我,也不知道我是以前的那个慕夕晨,可命中注定,七年后,你遇见了我。

<七>

慕夕晨的幸福里再也没有沐夏,因为那个在薰衣草旁许下的约定和诺言的男孩,最终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季节里消失了,关于他的约定,关于那个梦都随他消失了!而我最终没能成为他的新娘。

慕夕晨在那个大雨里,你为我撑伞,如今我淋雨,却再没有你为我撑伞,曾经童年的欢笑都定格了,再没有曾经的幸福。

在这座小城里,我想将你一遍遍的记住,喜欢你和我在薰衣草里我们背靠背坐着谈梦想和未来,你说你要一直陪我到世界尽头。但你没有等到陪我到世界的尽头。

我在找寻,找寻那段失去的青春,找寻那个童年的欢笑,找寻那段记忆,找寻那个你。

慕夕晨你欠我的注定这一世还不了,我要你的下一世生生世世都给我。

那在如海般中许下的薰衣草诺言,终消散,随他消散。

我是安生,喜欢的多多支持,这是我第二次来这个故事网发故事,我的qq1055087364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